主页 > Z趣生活 >国能指偷电‧夫妇赢官司‧不是付不起‧不甘吃死猫 >

国能指偷电‧夫妇赢官司‧不是付不起‧不甘吃死猫

国能指偷电‧夫妇赢官司‧不是付不起‧不甘吃死猫(吉隆坡24日讯)胡姓夫妇申诉,不甘被国能未审先判,诬赖他们是“偷电贼”,愤而到法庭挑战国能。法庭基于国能无法显示明确证据,裁决胡姓夫妻胜诉,无需偿还2900令吉的电费,一切堂费也由国能负责。当时,这对夫妻即从事上市公司执行人员的胡健强(41岁)及妻子翁彩凤(40岁)四处谘询律师,但大家都是要他庭外和解;邻居及亲友们也劝他,只不过区区的2900令吉,还清后一切就雨过天睛,不要再与国能作无谓的争辩。不过,胡健强坚持已见,他说:“我不是付不起2900令吉,而是不甘心。明明没有犯错,为甚幺要被冤枉?”他认为,公寓的电錶都在总电房,他们根本进不去,再加上他经常出坡,妻子也回娘家,家里的电费平均30至50令吉,“国能有甚幺证据说我们偷电?”他们于週六在泗岩末国会议员林立迎及代表律师赖志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赖律师也即场转述推事的判词。吉隆坡推事是基于国能无法证明胡家确实偷电,包括胡姓夫妻无法兼没有权限进入公寓总电房、国能无法向法庭展示曾经动过手脚的旧电錶及追讨电费的计算方式等,而作出上述裁决。国能无法解释原因国能是于2007年到他们所居住的公寓更换。不久,即接获国能警告信,指他们涉嫌在至2007年9月之间,偷取总额达2900令吉的电费。“我们感到疑惑而到国能公司理论,但国能职员的态度非常恶劣,不旦无法向我解释追讨电费的真正原因及计算方式,还未审先判,猛指责我偷电。”胡健强声称,国能职员不断强调他涉及偷电,若不立刻还清电费,当局就会立刻割电。他强调,对方那种视自己为法官的行为,让他感到无辜,因此决定与国能“摃”上。胡姓夫妻强调,他们只求讨一个公道,最后在律师朋友高体意的协助下,与赖志明律师联络上。经过商议,赖氏协助胡家入稟吉隆坡推事庭,向国能公司“宣战”。处理5官司皆赢截至目前,赖志明共处理至少5宗的用户起诉国能案,控诉皆与不满被指为“偷电贼”及追讨电费有关。5宗都是胜诉,用户无需缴付任何被国能追讨的电费。“大部份的案例都是发生在国能更换新电錶后,事实上,国能在更新电錶后,根本没有权力向用户追讨旧电錶所欠下的电费。”他说,根据法令,国能也只能追算过去3个月的电费差额。他指出,审讯期间,他都会列出国能在更换新电錶及计算电源使用量的操作疑点。国能需付堂费这对夫妇是于今年2月向国能提出诉讼,在3天的审讯中,国能分别传召技术人员、经理及摄影师上庭供证。另一方则有胡氏夫妻、公寓经理及一名电技专家上庭。推事于週四(22日)作出裁决,宣布胡姓夫妻胜诉,无需偿还2900令吉的电费,一切堂费则由国能负责。国能“恐吓”割电涉滥权赖志明声称,国能援引电能供应法令第38(1)条文,“恐吓”用户,一旦被疑怀或被指涉及偷电,国能就有权在24小时内割电。他认为,国能以割电行为来“恐吓”用户,已涉及滥权行为。目前,赖志明己广召类似的受害用户,集合签名及证据,以向法庭申请禁令,禁止国能随意割掉用户的电能。“我们决定挑战这个38(1)条文。只要你认为自己没有偷电,根本没有错,就应该把事情交给法庭作最后裁定,而非由国能去决定你是否是偷电贼。”律师费高过2900也值得胡健强声称,上诉法庭只能自己讨取公道,他未有犯错,国能不应未审先判,称他为“偷电贼”,还要他缴付2900令吉的电费。“我们是用户,也是客户,国能是为我们服务的,态度差已不在话,要他解释为何是2900令吉,他根本也解释不出来。”他比喻,在巴剎买菜,也会想知道菜的价值在哪,现在自己被冤枉,他更是要还自己清誉。经过推事的裁决,两人已取得自己想要的公道,即便所花费的律师费用比2900令吉还要高,但他觉得一切都非常值得。火箭设法律队助讨公道林立迎声称,行动党已成立法律工作队,準备替类似的国能受害用户向法庭申请撤销国能向他们发出的传票。较早前,马华也设立相似的工作队,表示会协助国能受害用户向国能讨取公道;林立迎促请马华工作队与行动党合作,暂时抛开政治分歧,一起解决民怨。这个工作队暂由他及陈博雄律师负责,首宗案件将协助汽车零件厂东主王亚平申请撤销传票。此案将在10月4日过堂。王亚平是在2005年接获国能传票,指他拖欠9736令吉的电费。他声称无辜,所以拒绝赔偿,结果被国能传召上庭。他因此联络行动党,反对付国能,向法庭申请撤销。林立迎声称,王亚平的案件将是一个试验,一旦成功向法庭申请撤销,工作队才开始大量接应投诉案件。另外,他披露,国能常称要割电,其实只是“恐吓”招术。在他所处理的案件中,暂时未有用户被国能割电,包括巴生一家欠债100万令吉电费的工厂,目前也是“安然无恙”。赖志明律师简述推事裁决主要疑点1.公寓总电房只有国能可以进入,公寓的经理可以证明胡氏夫妻不曾进入总电房範围。2.国能职员指胡氏在旧电錶上动了手脚,惟基于旧电錶已经折除,且库房内有许多旧电錶,国能无需向法庭展示属于胡氏的旧电錶,亦无法向法庭显示胡氏是否有在旧电錶动过手的证据。3.国能追算的日期是从2005年8月至2007年9月,询及为何是05年的8月,国能解释,电量图谱显示8月的使用量大幅度下降,因而怀疑是从8月开始。惟当要求展示图谱时,两年来的使用量却是一样,未有“大起大落”的情况。‧2011.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