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级生活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 >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

Text:Marie Claire美丽佳人|Photo:Marie Claire美丽佳人

走在193县道,静静的路上总有湛蓝的海相伴,北段有翠绿的防风林,往南会邂逅蓊郁的山和一望无际的田野。进行中的道路拓宽案,会让这里的未来变成什幺模样?

你回家的路上,也有一条有云有树的美好小径吗?还是会经过一处洋溢生命力的喧闹市场?当你抬头,会看见一大片纯净的蓝天吗?追求经济开发的路上,似乎有许多事物无声地消逝牺牲。这算是必要之恶吗?或许,我们能一同想像出其他的选项与解答。

生活在193

老神在在的大榕树下,居民三三两两如花莲的云雾聚了又散,有的来树下吃了早餐再去工作,有的专程来闲聊纳凉,一边包槟榔,边处理捡拾的蜗牛。远方,吴老阿伯缓缓牵着老牛,如同过去四十年来的每一天,一起犁一些田,种一些菜。午后,父亲和儿子带着钓具,穿过密林走到观光客并不知晓的海滩。名叫「小小」却颇有份量的猪仔,和狗友们做伙逛大街,牠们的主人是来此和太鲁阁族老师学製作弓箭的美国人。静静的,慢慢的,是这条小路的日常。

从新城乡三栈到七星潭的0至7公里,是193县道的北段。一辈子住在这里的阿粉阿姑说,以前两旁是满满的防风林,「林子是我们的冰箱,什幺都有,最多是蜗牛,连北埔的人都跑来捡。」从日本时代便留下来的2613号及2618号保安林,数十年来守护着沿海聚落不受风雨侵扰,不仅照顾了附近生活的人,也涵养了蛇鼠青蛙、乌鸦猫头鹰,游隼和大冠鹫等一百多种生物。细密的木麻黄林和丛丛招摇的林投,阻挡了鹹鹹的海风;谦卑再谦卑的马鞍藤匍匐在地,和双花蟛蜞菊、草海桐等同伴坚守海景第一排,默默守护沙滩。近十年来,历经海棠、龙王、苏迪勒等强烈风灾,防风林有八成严重受损,在林务局努力下缓慢复育。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拓宽是唯一解吗?

早在1999年,便传出拓宽线道193的计画,只是因无经费暂缓实施。「开马路」似乎是政府振兴后山经济唯一的解答。2015年,县府重提「193线道拓宽案」,向中央争取了七亿,理由是为了纾解苏花改通车后预期涌入花莲的大量车流,计画拓宽以符合用路民众安全。

拓宽案北起新城乡南至吉安乡,分为北段(0-7K)、中段美仑(9K到16.5K)、南段南滨到光华(16.5K到21.7K)三部分,计画将原6至8米、禁行甲类大客车的193线道,一举拓宽为20至30米宽道路。一旦开路,北段原属林务局列管的保安林就得解编,计画中受影响的林地面积高达4公顷。计画还没通过,已有地主自行砍伐杂木林改种高经济价值树种,坐等徵收赔偿。

支持开发的多为地方官员与民意代表,他们所持的论点大抵是:「在地人管在地事,不是花莲人的人想怎样」;「先顾肚子再顾佛祖,肚子都没饱,再多环境生态影响根本不必考虑」;「过去开了好几次说明会,没有听见地方上任何反对声音。花莲如果没有交通发展就没有建设,没有建设就没有人潮,没有人潮就什幺都没有。」

老家在193加湾聚落的刘维茵道出沉默的原因,「有些人就住在国有地上,地随时可能被收回来,变得更不敢讲话,反正一直以来政府怎幺做我们就怎幺过。花莲人的性格不太可能去抗争,尤其是老人家,就像颱风来了,地震来了,也都是默默承受。」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洄澜的未来有我有你

「其实大家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做的工作是曝光这些消息,先让大家知道发生了甚幺,再来说赞成或反对。」由于地球公民基金会和黑潮海洋文化基金会等公民团体的揭露与持续追蹤,193拓宽议题引起各界重视热议,反弹的声浪完全出乎县府意料。

关心议题的乡亲和学生组成了「幸福193联盟」,办活动,发传单,试图激起更多人参与公共事务;地方的爸爸发起「三十米就是这幺宽」马路快闪行动,利用 Pokémon Go 热潮洒花吸引人群,拿着海报一字排开让大家实际感受拓宽的影响;花莲中学的教师带领学生以193线道为题做科展;花莲媳妇王玉萍与「写写字採编学堂」的成员走访北段一户户採集故事,编集《海那边的193》。默默的,慢慢的,花莲人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发声。数度官民攻防后,七月审查会议宣布拓宽案通过,南段因有改善淹水等需求可正式发包动工,唯北段「国土保安林地不应开发」。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

交通不便阻碍了经济发展,导致人口外流,这是后山的辛酸,也兴许是种祝福。在台北工作多年的刘维茵近年决定返乡,在老家田地种下一片樟树林,「我觉得花莲的年轻人慢慢回来了,这群三、四十岁的人很不一样,敢出去敢回来,努力做我们能做的事。」或许,关于这座标榜「悠然慢活」城市的发展,不再只能有单一的想像与可能。

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关于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花莲193县

此篇内容由美丽佳人官网提供,请参见:有些事物,消失了就没有了。花莲193县道,守护一条静好的小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被骚扰、被恐吓,还有无止尽工作疲劳!」空姐老实说,三万英呎的高空秘辛生命就该学会流泪,捨得放鬆!民歌之母陶晓清,人生歌未央为爱而跑、为保存台湾语言文化而写!吉雷米,来自南法的台湾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