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级生活 >古代的验尸智慧:《谁说仵作不科学?》 >

古代的验尸智慧:《谁说仵作不科学?》

古代的验尸智慧:《谁说仵作不科学?》

Photo from Wikipedia

多数的推理小说通常从一具「尸体」开始,对于尸体的知识,往往是书写/阅读推理小说不可或缺的元素。许多诡计的设定都围绕着尸体而展开,像是尸体的身份、尸体成为尸体的时间(死亡时间)等,都是推理作家会多加着墨之处,故事里的侦探或多或少有些基础法医学知识,读者在耳濡目染之下也多少学会了几招。

然而,讲到法医学,或者鉴识科学,人们通常会觉得它是相当晚近才发展的一门专业学科,除了现代医学知识外,可能还需配合精密的科学仪器应用。从学科建制的观点来看,它们确实属于现代学门;然而,人们认识尸体的需求,绝非晚近才出现。我们不难想像早在数千年前,就有远祖开始钻研尸体,试图澄清不明不白的死因,从而累积相当的实作知识。

以邻近的中国来说,早在《秦律》即规定死因不明者皆需验尸,从《封诊式》这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简可以见到,当时的刑事鉴识工作已相当成熟,且有着极为可观的知识成果。汉以降的史书,对此领域持续有详尽丰富的记载。到了唐宋,其发展来到了巅峰,并于此时诞生了中国古代法医学第一本集大成之作──南宋宋慈所着之《洗冤集录》。此后,有愈来愈多承继宋慈精神的法医专着相继问世。

若对古代法医学有兴趣,想一窥其奥妙者,今年出版的《谁说仵作不科学?》是本不错的入门书。它从《洗冤集录》等中国法医专着中拣选案例,按照犯案媒介及物证性质,将其分成五大类呈现。每则案例,除原文外,另附有完整注释与翻译,让读者得以跨越文言文的障碍,轻鬆理解选录之古代刑案的始末及其法医见解。但内容不仅于此,真正的好戏还在好头。

本书两位作者发挥所学,运用当代法医学的知识与理论,针对案例做了详尽的说明与分析,一方面揭露古代验尸实作中所隐涵的鉴识科学智慧,一方面拓深读者对于现代法医学专业的理解。

以金之部之四「蝇集兇刀」为例,本案出自明孙能传所编之《益智编》,讲述承办官员根据苍蝇的生物特性,寻出兇刀,锁定疑犯,最终破案的过程。官员首先凭藉经验法则将兇刀类型锁定在农业用镰刀,在利用苍蝇「好腥气」一点,将真正的兇刀从众多同类刀械里特定出来。

根据作者的解说,我们见到这位官员已经懂得利用微物证据──以本案来说,血迹──来破案,儘管他没有高科技仪器协助鉴定刀械是否有血液残留,但成功地利用苍蝇的嗅觉来达到目的。官员的智慧来自于对现象观察的经验累积,作者则进一步提供读者「苍蝇何以嗜腥?」的现代科学解释,赋予官员实作更为深刻扎实的依据,同时提昇读者的知能。

据此,在《谁说仵作不科学?》一书,我们不仅见到古代中国验尸实务上的具体施为,同时也发现到他们的方法有着相当的科学基础,只是受限于理论、技术等诸多物质条件,而无法像现代鉴识科学,给于现象本身更为精緻缜密的因果关係解释,但作者的说明分析将这块遗漏的拼图给补上。将古人的经验发想与今人的知识成就镕铸在一起,一併呈现给读者。

如果你对法医学及鉴识科学感兴趣,实不能错过这本古今并蓄,知识浓度高,但读来毫不乏味的学术书籍。不过,在此鉄鼠要提醒亲爱的读者们,本书文字平易近人,但图片就不是这幺一回事──书中案发现场的写真,可能会让人感到不适,阅读前请做好心理準备!

如果读了《谁说仵作不科学?》意犹未尽,建议同场加映《破案关键:指纹、毛髮、血液、DNA,犯罪现场中不可不知的鉴识科学》。